2019中国消费信贷报告:新消费崛起 服务场景及业务模式被重构

2020-01-13 11:07 来源:焦点日报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当期收入已无法满足人们的消费需求,消费金融行业随之迎来前所未有的增长。111由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ACCEPT主办新消费、新挑战、新发展第五届中国消费金融高论坛在京举行。与此同时,《2019中国消费信贷市场研究》(下称,报告)正式发布。

 

根据清华大学CCWE普惠金融指标体系和G20峰会发布的普惠金融指标计算,普惠金融指标RSR值(秩和比法Rank Sum Ratio)排名前五名分别为捷信、中银、兴业、幸福、招联等消费金融机构。

 

不容忽视的是,近些年捷信、中银、兴业等持牌机构通过大力分布网点、发展驻店式消费贷款及开发多样式、线上线下全覆盖、申请灵活的消费金融产品,同时通过自身客户沉淀资源和大数据、云计算等先进的技术,挖掘传统金融不能涉及的中低端客户市场,成为普惠金融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

 

值得注意的是,消费信贷的客户呈现出年轻化趋势,依赖于线上的消费金融业务正在增加。而居民消费结构的深层次变化,也带来了消费金融服务场景和业务内容的重构。一方面,消费信贷用途从家电、家装延伸至教育培训、旅游等越来越多的非耐用品和服务性消费领域;另一方面,包括捷信、乐信等公司大力开拓新场景、新市场、新产品。

 

随着消费金融行业的普及和发展,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对借贷消费持开放态度,2019年个人消费贷款保持迅速增长态势,超过半数消费者在拥有信用卡并且有一定额度的情况下,仍选择消费信贷的形式进行消费,且消费信贷的客户呈现出年轻化的趋势。

 

此外,居民消费结构的深层次变化已深入改变消费金融服务场景和业务内容。2004年至20199月,我国短期住户类消费贷款增长大跨步,从1253亿元增加至9.53万亿元,消费贷款品类包括大量的非耐用品消费贷款和服务性消费贷款。数据显示,目前,用户取得消费信贷后用于购买家电最多,约占三成,而用于家庭装修、教育培训、旅游和非汽车类交通工具消费贷增长迅速。

 

此前消费信贷多被用于购买手机、电脑、家电、摩托车等实物耐用消费品,如今中国消费者更注重消费体验、提升生活品质,为此许多头部消费金融公司在旅游、家装、教育培训、健身、生活美容等新兴消费场景进行布局,以适应新趋势的发展变化。

 

blob.png 

 

与此同时,消费金融业务的数字化程度不断提高。记者注意到,金融科技渐渐成为决定公司竞争力的主要因素,科技驱动消费金融产品服务创新并覆盖更广泛的消费群体。不过,部分消费者利用互联网金融征信不完善,过度借贷,造成逾期无法偿还。同时,科技也带来了信息过度收集、滥用和泄露等社会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新场景对消费金融公司提出更高的安全挑战,与会嘉宾表示,消费信贷中的消费二字明确了消费场景是消费金融公司开展业务的重要前提,借助于金融科技的发展,消费金融公司能够更加全面细致地分析、评估甚至预判消费者行为,并密切监控资金流向,提升自身的风控能力和运营效率。

 

在业内人士看来,消费金融作为银行信贷的有力补充,经过六年时间的快速发展,已经逐步被广大消费者接受。对于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来说,发展的重点应该是如何在保证风控的情况下降低消费金融服务费用,同时提升消费金融服务的便捷。

 

金融科技依托互联网,应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与传统金融业务与场景进行深度融合,通过流程改造与工具创新,深刻地改变了金融交易的产品形态和业务模式。在消费金融服务数字化的过程中,大数据风控、人工智能识别、线下业务线上化结合实际需要以及加快实现消费金融和金融科技的深度融合,都将决定我国消费金融行业的发展高度。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消费金40人论坛发起人王红领表示,政府作为消费金融市场的参与者必要的监督是必要的,通过政府的管控,可以有效地防止系统性风险的出现。但是,在不会出现系统风险的环节,如果过多的行政管制,就会降低资源配置的效率,会在很大程度上将本应获得消费金融服务的群体挤出这一领域,从而有悖消费金融普惠的初衷。

 

虽然经过近十年的发展,我国的消费金融仍然是一个高速发展、不断变化的新兴金融市场,需要行业参与者、政策制订者和监管者的共同努力,才能促进行业良性发展。

 

报告显示,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ACCEPT)通过历时四年、涵盖了全国30个省区110个城市的问卷调查发现,我国居民对于消费金融公司的接程度和满意程度不断提高,愿意采用消费金融服务的成年人每年增长速度超过10%。而在行业头部消费金融公司中,对于捷信受访者满意程度维持在90%以上。

 

不过,消费金融在未来发展中仍然面临着众多挑战。其中,如何为广泛的客户群体提供合适的金融服务,是行业发展的关键。在传统的金融架构下,由于其结构和业态的一些影响,有很多的中小微企业和中低收入阶层难以得到金融服务,因而这种金融架构对他们而言并不公平、难以覆盖。目前消费金融服务对口的人群多为承担利息在18%-24%25%-35%的一般消费者群体。

 

不同的贷款利率对应的是不同收入、不同风险偏好乃至不同偿债能力的消费者,一味压低贷款利率并不会起到帮助消费者的作用,而是会逼迫消费金融公司改变服务对象选择风险相对较低的贷款人,使得一部分收入相对较低或波动较大的消费者群体享受不到合适的金融服务,一味的强调只会违背了金融市场收益和风险相对称的基本规则,产生抑制市场发展的作用。

 

红领认为,我国的银保监会主要控制行业的准入、进入者筹资的方式以及具体规定细则三个方面,政府监管的主要目的是防止行业出现系统性的风险。那么,在没有系统性风险可能性的时候,建议政府在金融服务价格上的监管进一步放宽,让普惠金融真正覆盖更多的群体。

 

有关未来消费金融发展的政策谏言,专家认为,第一,要对于消费金融类信贷服务按照贷款类型而非机构类型监管。第二,要进一步鼓励、支持持牌消费金融公司通过ABS、金融债等渠道开展融资,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第三,在消费信贷公司的整体利率应保住“36%以上为非法放贷红线基础上,应允许消费金融公司根据自身风险成本设定合理贷款利率。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